• 黄铜带,紫铜带,黄铜棒,黄铜板,雕刻铜板,洛阳璟铜铜业有限公司
  • 从二手农用车到十三米长的全挂车 黄守德长途路上的幸福生活

    发布日期:2021-08-07 23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走访调查发觉长期性患有红斑狼疮病的扶持目标。重庆日报消息,“办理货物过关手续约1小时,预计明天晚上,就能到达云南磨憨口岸。”8月5日上午10时许,货车司机黄守德驾驶着满载汽配件的银灰色大货车,缓缓抵达重庆南彭公路保税物流中心(B保),他和妻子开始盘算行车计划。

      “若不是受疫情影响,现在无需在口岸换车,可以将车一直开拢货物目的地——老挝。”站在13米长的挂车车头前,黄守德略带遗憾地说。

      与这个庞然大物货车相比,黄守德显得更加瘦小。这已经是他换的第三辆爱车了:从二手农用车,到9.6米长四桥平板车,再到13米长的全挂车,对黄守德来说,每一次换车,不仅是新生活的起点,也见证了中国公路快速发展、重庆由内陆腹地变身开放前沿的历程。

      黄守德是大足区龙水镇保竹村八组村民,今年36岁。他自幼喜欢车,以至于谈起梦想,就是长大后开车闯荡世界。

      初中毕业后,黄守德不愿出去打工,一心想开车。家人拧不过他,就筹了5000元,买了一辆二手农用车。

      因为是农用车,不能跑长途,他只能为镇上的建筑工地运输沙或石子,做点零活。

      当时,从石材厂到龙水镇上,往返只有40多公里的车程,但全是乡村土路,往返一次需要3个小时,一天只能运3次。

      “天晴一身灰,下雨一身泥。”黄守德说,乡间的泥巴路,坑坑洼洼,一遇下雨天,车开起来泥水四溅,他坐在“半敞篷”的驾驶室里也会被溅得全身是泥。

      谈起当时的经历,黄守德称最头痛的是,一下雨,农用车动力不足,遇到陡坡,车开不上去,需五六个人一起来推。

      “短短几百米的陡坡,就要花掉10多分钟甚至半小时时间。”黄守德回忆道,怕不能按时交货,黄守德经常过家门口而不入,在工地上将就吃一顿。

      现在好了,周边村到镇上都通上了农村公路,重庆中心城区到老家除了有成渝高速外,还有渝蓉高速,现在开车回家非常方便。

      随着重庆新建高速公路的延伸,重庆路网与全国联网,看到路况越来越好,黄守德决定走出家乡,用赚来的钱,买一辆货真价实的大货车,把车挂靠在重庆中心城区运输公司跑长途。

      2010年,黄守德贷款18万元,共花了30万元,买来一辆9.6米长四桥平板车。

      “这车是当时流行的长途车型,装货多,载重15吨,可载50立方货物。”黄守德自豪地说。

      不过,刚开始跑长途时,也并非全程高速。以跑云南保山为例,有1/3没通高速,主要是国道、省道,有时车速只有30-40公里/小时,全程约1400公里,需要3天时间。现在好了,全程都是高速路,车程可以节约1天时间。

      全平坦的沥青路、两侧各类花卉竞相盛开,一条条宽敞、错综交织、通往全国的高速公路,也让黄守德跑车时心情更加舒畅。

      黄守德称,自己驾车搞运输,国内北边最远到达黑龙江,西边到达新疆、西藏,南边到过广西、云南,基本跑了大半个中国。

      “每次以最快的速度把货物送到另一个城市,我心里很开心。”黄守德表示,这个行业只要好好付出,踏踏实实干,诚信做人,就能实现自己的小梦想。

      黄守德告诉重庆日报记者,每行车到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,自己就会拍视频发朋友圈留念。记者看到,他的微信朋友圈既有青海湖美景,也有云南大理洱海的自然风光。

      “开车既能养家,也能欣赏祖国大好河山,这相当于节省了好大一笔旅游费用。”黄守德如此乐观地说。

      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重庆跨境公路班车的开通,做事踏实的黄守德经朋友介绍,将车挂靠在新公司,跑起重庆跨境公路班车,主要向东盟国家运输“重庆造”产品。

      2020年,黄守德第三次换车:花了60万元,买来13米长的全挂车,载重30多吨,可载70立方货物。

      现在他已经在老家有了新房,孩子由岳母照看,自己和妻子一起开车跑云南、广西边境口岸。这样,妻子不仅可以照料他的生活,而且两人一路作伴,行车更安全、快乐。

      记者在他爱车的驾驶室看到了电饭煲等做饭用具和日常生活品。“现在服务区越建越好,不仅可以淋浴、做饭,也有休息的钟点房。长期在路上餐馆吃饭不健康,在服务区,我们自己做饭,吃着放心。”黄守德一边解释,一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      数据显示,2021年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,但重庆跨境公路班车运行逆势而上,截至2021年7月底,发车车次同比增长约104%,重量同比增长约119%,货值同比增长约150%。

      对黄守德来说,跑跨境公路班车基本上不用愁货源了,也不用像以前那样为寻货源苦苦在目的地等上几天,现在基本上几个小时就可搞定货源。

      “现在手机App上就能查看物流运单情况,我通常会留意线上货源,有时运气好,车到达目的地后,卸货后就可装货,等货时间明显缩短了。”黄守德告诉记者。

      令黄守德欣喜的是,今年4月,重庆开通大湄公河次区域(GMS)国际道路运输,重庆公运东盟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拥有了GMS行车许可证,司机可以直接将车开到老挝等东南亚国家。

      GMS行车许可证,相当于货车“签证”,货运车辆可通过商定的边境口岸、在规定的线路上自由通行,此前我市跨境运输车辆均需在边境口岸换装换车,现在真正实现了跨境直达运输。

      “如果疫情过去了,我就可以将车直接开到国外去,相当于几天出一次国。”黄守德对未来生活充满向往。香港最快现场开奖直播